×
<在线客服<
代写传记新闻

论齐邦媛的自传书写与性别主体建构(三)

浏览: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10-30 分类:传记回忆录研究
代写个人自传(或者代写回忆录)的发展对应的不仅是人的价值的发现,而且是对人的概念的理解。因而,人格的诞生成为最具标志意义的代写个人自传

代写个人自传(或者代写回忆录的发展对应的不仅是人的价值的发现,而且是对人的概念的理解。因而,人格的诞生成为最具标志意义的代写个人自传(或者代写回忆录)叙事。代写个人自传(或者代写回忆录)不仅是人格建构的尝试,背后还潜藏着与潜在读者对话的动机。个人经历与时代发展的互动轨迹,往往凝结了相似身份、相似遭际的共同代际体验。《巨流河》写下的 历,也 记,更 “集 体记忆”。

 

虽然中国 至《列女传》,到李清照的《金石录后序》,已经开始出现近乎于代写个人自传(或者代写回忆录)意义的有关女性作者生命情境的自述。但大部分古代女性代写传记(或者代写回忆录)的书写者仍为男性,而这种由男性书写的女性代写传记(或者代写回忆录)“记载的主要是男性眼中的女性,呈现的是男性视角观察下的女性情感与生活”[2]。较之于男性书写者,女性的自我呈现长期以来处于潜隐状态,其文本的匮乏毋庸置疑。在由男性占据主导地位的历史书写中,传统的代写个人自传(或者代写回忆录)写作呈现出鲜明的性别等级观念,即使出现一些片段的女性生命记述,也因不合主流论述而未能予以足够的重视。及至近代,中国的女性代写个人自传(或者代写回忆录)书写者也常常受制于这种偏见而选择用代写个人自传(或者代写回忆录)式小说来“偷渡自己内心的呐喊”[3]。

 

20世纪以来,女性书写者的声音随着启蒙文化思潮的推波助澜不断引起人们的注意,越来越多的女性代写个人自传(或者代写回忆录)故事开始被文坛所关注。《庐隐日 记》和《一个女兵的代写个人自传(或者代写回忆录)》均是20世纪30年代备受瞩目的女性自述文本。*********政府迁台后,60年代的台湾文坛还出现了苏雪林《我的生活》《浮生九四———雪林回忆录》。值得注意的是,女性书写者在不 同 时 期 多 面 临 差 异 极 大 的 社 会 环 境 制约,如辜颜 碧 霞1942年曾以日语写就代写个人自传(或者代写回忆录)小说《流》,由于内容涉及台湾世家大族辜家内部亲族争斗以及财产争夺的内幕,被予以全部回收销毁, 直至半个 的1999年,才再度以中文出版。这一事件说明女性代写个人自传(或者代写回忆录)的书写与现实社会氛围之间存在复杂交错的关系。此外,作者自身对女性代写个人自传(或者代写回忆录)的书写价值内心也有犹疑,如谢冰莹在多年后回忆《女兵代写个人自传(或者代写回忆录)》的写作过程时,仍坚持“我始终觉得像我这样平凡的人,实在没有出版代写个人自传(或者代写回忆录)的必要”。哪怕是苏雪林这样一位在台湾文坛地位颇高的女作家和学者,也会在代写个人自传(或者代写回忆录)中强调:“像我这样一个学术事功毫无建树、老大徒悲的平凡人,有什么事迹可向世人报告?”代写回忆录公司,代写个人自传(或者代写回忆录))?代写个人自传(或者代写回忆录)哪里能写

 

摘自:论齐邦媛的自传书写与性别主体建构


回忆录传记研究相关文章
家谱族谱研究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