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线客服<
代写传记新闻

论元代全真教传记的文体功能(十三)

浏览: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04-27 分类:传记回忆录研究
这批全真传记显示,全真高道在“阴德与善行”“夙缘与密契”“试炼与苦行”等修持层面堪称典范。其中,“阴德与善行”的书写体现了全真教对入道者德行的重视,“夙缘与密契”的书写揭示了全真教师徒际遇的必然性和神秘性,

(一)修持典范的确立

这批全真传记显示,全真高道在“阴德与善行”“夙缘与密契”“试炼与苦行”等修持层面堪称典范。其中,“阴德与善行”的书写体现了全真教对入道者德行的重视,“夙缘与密契”的书写揭示了全真教师徒际遇的必然性和神秘性,“试炼与苦”的书写凸显了全真宗师通过心性修炼锻造教徒宗教人格的良苦用心。由于篇幅的关系,此处仅就“夙缘与密契”“试炼与苦行”加以分析。

 

这些全真传记显示,全真高道的入道是由夙缘成就的,其遇合之宿契夙缘与如下三点密切相关。一是与入道者幼时天性有关。王处一、丘处机、尹志平、李志常、于善庆、范圆曦、张志敬、吕道安、于志可、赵抱渊、史处厚、于通清、杨明真、陶彦明、薛知微、宋德方、赵悟玄、毕知常等人都属于这种类型。“幼清臞,骨骼巉岩,寡言笑,不喜荤茹,见道士辄欢喜迎接,闻读道经则谛听不忍去”“雅好淡净,龆龀有出尘之志”这类表述充斥于他们的传记之中[29]。他们当中的许多人甚至拒绝父母、乡党为他们议婚,景志远为躲避婚姻,竟然“潜于静室,自洁其身”[30]。这些人的家世均不错,如尹志平家世代为宦,显高祖妣,有子七人俱登进士第,仕至郡守者五人,他们的入道只能归之于夙缘。二是与士人在科举挫折中的人生感悟密切相关。全真教主王重阳“弱冠修进士举业……捐文场应武举……天遣文武之进两无成焉,于是慨然入道。”[31]

摘自:论元代全真教传记的文体功能


回忆录传记研究相关文章
家谱族谱研究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