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线客服<
代写传记新闻

从空间批评理论看《幸存者代笔老人回忆录》中艾米莉的成长(二)

浏览: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07-23 分类:传记回忆录研究
代笔老人回忆录

《幸存者代笔老人回忆录》中的地理空间地理空间指的是人物存在的外在生活空间,为故事的发展和人物活动提供地域场所。“人物的精神空间和情感空间与地理空间紧密相连,地理空间元素被赋予了小说人物的精神意义和情感内涵。”(陈丽屏,2018:66)地理空间的转变意味着影响人物发展的成长环境的变化,那么人物的行为、性格特征和情感也会受其影响并发生改变。公寓客厅的墙是一个重要的幻想元素,是介于真实世界和虚幻世界的墙,在小说中有特别的意义。它常常会对中年妇女自动开启,呈现一些奇异的景象,比如艾米莉遭受父母的虐待。

小说最后的结局也是通过这面墙的自动开启来实现对艾米莉和一直忠诚于她的狗——雨果的拯救。墙后面的虚幻世界正是福柯提到的“异质空间”(heterotopia),也可以被称之为“异托邦”,它“是现实中实际存在的空间,与现实对立的地方”(陈丽屏,2018:68)。异托邦不同于乌托邦的完全虚无和幻想,它代表了曾经存在于现实中的空间,正如墙后面的世界虽然是一个外在的虚幻世界,展现的却是艾米莉曾经生活中真实存在的场景,是对艾米莉曾经生活的地理空间再现的一种手段,折射出艾米莉原生家庭的生活环境。

叙述者在小说中有多次穿过这道墙的经历,在墙后的世界里看到一些艾米莉从来不主动对她讲的童年遭遇。艾米莉和其他小孩子一样,从小渴望父母的疼爱和保护,但是事与愿违,她从小生长在一个缺少母爱与父爱的家庭里。“父亲胳肢这个孩子,这是睡前的‘游戏’,一种惯例。”(莱辛,2016:81)父亲对于艾米莉来说是权威的存在,是“具有内在生命价值的道德主体”(陈丽屏,2019:23),如果艾米莉想得到父亲的关爱,就必须忍受这种折磨,也不能有任何的反抗,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以取悦父亲,以此来乞求一点点的父爱。

 

摘自:从空间批评理论看《幸存者代笔老人回忆录》中艾米莉的成长


回忆录传记研究相关文章
家谱族谱研究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