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线客服<

中国最早的骨笛发现始末:贾湖遗址考古回忆录(七)

浏览:0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10-16 分类:传记回忆录研究
第四次发掘清理出不少灰坑,但其中有无房址一直拿不准。所幸在发掘接近尾声时,应该是 5 月中旬,省所的几位专家来工地检查指导工作〔图 6〕。撰写传记,撰写回忆录?主持发掘与贾湖同时代的密县莪沟遗址的杨肇清,确认了 H28、H37、H82 均为早期残房基,H28 和 H48 为同一房基的两层居住面。这对我正确判断此后的遗迹现象产生了一定的指导作用。撰写传记,撰写回忆录?

第四次发掘清理出不少灰坑,但其中有无房址一直拿不准。所幸在发掘接近尾声时,应该是 5 月中旬,省所的几位专家来工地检查指导工作〔图 6〕。撰写传记,撰写回忆录?主持发掘与贾湖同时代的密县莪沟遗址的杨肇清,确认了 H28、H37、H82 均为早期残房基,H28 和 H48 为同一房基的两层居住面。这对我正确判断此后的遗迹现象产生了一定的指导作用。撰写传记,撰写回忆录?

 

如果说前两例仅为发掘技术层面的收获,贾湖骨笛的发现对后来的影响则更具轰动性。那天正是五一劳动节,在工地主持发掘的杨振威和技工贾分良告诉我,78 号墓出土了两支 “笛儿”。撰写传记,撰写回忆录?

 

我随即前往 M78 处,发现确有两支穿孔骨管放置在墓主人左股骨两侧,可见一支末端稍残,另一支保存完整,均在骨管的一侧钻有 7 个孔,但未见吹孔,更无笛膜孔。这显然不同于现代的横笛,若说是箫,又不见吹奏用的山口。当时我对他们说,先不急于命名,将来发掘结束,请专家鉴定后再定,发掘日记上暂可记录为 “穿孔骨管” 或 “笛形器”。撰写传记,撰写回忆录?

 

后来在 121 号墓又发现一支,更加引起我的重视。实际上,早在发掘 73 号墓

时已经发现了一支,只是太残,仅存尾端,当时未被注意到。撰写传记,撰写回忆录?

 

发掘结束后,我把 M78 和 M121 出土的三件标本带回郑州,找到裴李岗文化的发现者赵世纲鉴定。赵先生对淅川下寺楚墓出土青铜编钟颇有研究,故与音乐界学者有所往来。撰写传记,撰写回忆录?

同年 8 月,吕骥、黄翔鹏、李纯一等中国音乐史界大腕,于郑州召开纪念朱载堉诞辰 400 周年的纪念会议,赵先生与冶金考古专家李京华应邀参加。借此机会,我们三人来到音乐家们下榻的郑州国际饭店,请其为标本鉴定。第一位专家看后,表示其孔小而音尖,故不成音列,可能仅在打猎时用于模仿动物的声音,而非乐器。听到这样的意见,有如当头一棒,我们再不敢找其他专家献丑了,悻悻而归。不过,在贾湖骨笛测音结果公布之后,这位专家也改变了当初的看法,给予了充分肯定。如果那天我首先找到其他专家鉴定的话,则贾湖骨笛可能在 1986 年便闻名于世了,当然这是后话。撰写传记,撰写回忆录?

 

摘自:中国最早的骨笛发现始末:贾湖遗址考古回忆录


回忆录传记研究相关文章
家谱族谱研究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