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线客服<
家谱网

回忆录(或人物传记)的定义

浏览: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09-09 分类:传记回忆录研究
回忆录(或人物传记)的定义五花八门,最有效的定义应该是:回忆录(或人物传记)是以亲历、亲见、亲闻、亲感的名义回忆的(包括写作、口述等方式),让他人相信回忆内容在过去确实发生过的作品。

回忆录(或人物传记)的定义五花八门,最有效的定义应该是:回忆录(或人物传记)是以亲历、亲见、亲闻、亲感的名义回忆的(包括写作、口述等方式),让他人相信回忆内容在过去确实发生过的作品。根据该定义,只有并且只要同时符合以下两个条件的作品都属于回忆录(或人物传记):一、以亲历、亲见、亲闻、亲感的名义回忆;二、希望他人相信回忆内容在过去确实发生过。

 

“亲历、亲见”而言,不能把现场记录视作回忆录(或人物传记)。一篇作品到底是现场记录还是回忆录(或人物传记),关键不在于事情过去多长时间,而在于作者到底是以回忆还是现场记录的方式进行。就“亲闻”而言,应限定亲闻的内容来自于亲历、亲见、亲感的人,否则便应视为道听途说,历史更为久远的内容则为传说。对“亲闻”的特殊情况“访谈”是否属于回忆录(或人物传记),人们存在不同看法:“事件回忆录(或人物传记)同所谓纪实性作品不同,根本的区别在于事件回忆录(或人物传记)的作者是事件的参加者,他写的是自己的亲身经历,以回忆为主要材料来源;纪实性作品的作者通常不是事件的参加者,或者虽是参加者,但并不掌握多少情况,他们是通过收集文献资料和采访当事人来写作”;“回忆录(或人物传记)的形式日趋多元化,由单一的回忆录(或人物传记)形式发展为包括自述、自传、访谈在内的复合形式,特别是口述史的兴起为回忆录(或人物传记)提供了新的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对此,笔者认为:如果采访内容包括对过去事情的回忆,这样的访谈可视作回忆录(或人物传记),否则便不能。迄今为止,只有个别学者在论述口述历史时提到了“亲感”: “口述历史记载的应该是口述者亲历、亲见、亲闻、亲感的东西,是历史事实本身……”看见以下文字后,我们认为确实应该将“亲感”内容的回忆视作回忆录(或人物传记):“《女神》、《星空》、《瓶》、《鲁拜集》、《浮士德》(译 诗) ……一篇接一篇,一本接一本,我如饥似渴地读着,不管能不能完全融会。字里行间,有一种高亢的声音在呼喊,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在撼人,有一种呼风唤雨的革命精神和雄壮气魄使得你心潮澎湃,激动不已”ā; “我是在广州‘四·一五’大屠杀之后,在白色恐怖的包围下,读到郭老的这篇文章的。我们几个中山大学的同学,是在一间光线很坏的学生公寓的房子里,坐在一道低声地读完这篇文章的 (按:《请看今日之蒋介石》)。真是一篇使人悲愤而又使人振奋的文章啊”。这两段引文所写内容都是回忆自己阅读郭沫若作品的感受、感觉、感想、感动等,将它们排除在回忆录(或人物传记)之外似乎不妥。在说到回忆录(或人物传记)的特点时,一些人非常强调它的真实性:回忆录(或人物传记)的基本特点是真实性,这可以说是它的本质”;“回忆录(或人物传记)不属于文艺作品,不能虚构夸张,必须实事求是,若有不实回忆,则回忆录(或人物传记)就失去了任何价值,只能算作稗官野史,甚至连阅读的价值也没有”; “顾名思义,回忆录(或人物传记)是作者个人经历的回顾,无论是沉吟独语,还是宏大叙事;无论是以正入手,还是从侧旁及,写作的主题只有一个:重在亲历,尤重真实。”根据笔者的阅读经验,若以真实性为标准,现有的很多回忆录都应该排除在外,因为它们不同程度地存在史实错误。

 

因此,笔者认为回忆录(或人物传记)中的“亲历、亲见、亲闻、亲感”只是一种名义,是否确实如此则需要读者根据相关史料进行判断。不将真实性作为回忆录(或人物传记)的基本特点,并不是为了给那些“有意作伪”的人大开方便之门,而是科学研究表明,客观上很难确保回忆准确无误:“很明显,记忆歪曲在一定程度上是由编码过程引起的。先已掌握的知识,虽然经常有助于精细编码的进行,但有时也会对新的记忆添加某些成分而导致记忆歪曲。事实上,这种歪曲作用是记忆的许多神经网络模型的一个自然的特征。在这些神经网络中,记忆影像是作为它们相互交叠所产生的活动模式而被贮存的。其中某些单个的网络‘单 元’,可能涉及到数个不同记忆影像的贮存。这就意味着,新记忆不可避免地要受到旧记忆影响,从而使记忆歪曲成为一个相对常见的现象。”ā既然很多回忆录(或人物传记)不同程度地存在史实错误,科学研究又表明很难确保回忆准确无误,还有什么根据将真实性作为回忆录(或人物传记)的基本特点?不将真实性作为回忆录(或人物传记)的基本特点,事实上还有一个好处:人们在阅读回忆录(或人物传记)时,不会理所当然地将其中的内容作为信史对待,一定程度上能够减少以讹传讹的现象发生。不过需要说明的是,真实性尽管不能作为回忆录(或人物传记)的基本特点,写作时却应该成为我们追求的目标。毕竟,还原历史是回忆录(或人物传记)的最主要价值,反映时代特征和个人情况则属于次要价值,因为可以通过其他材料达到该目的。


摘自:回忆录的定义、价值及使用态度与方法(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