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线客服<
家谱网

人物传记电影表达情感的更高境界

浏览: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09-23 分类:传记回忆录研究
人物传记电影表达情感的更高境界是什么?

人物传记电影表达情感的更高境界是什么?

 

让我们插入闪回:十三、四岁的毛丰美骑着二八大自行车(骑大梁),脚都挨不到地 上,来来回回从村口进进出出,贩卖烟叶。毛丰美忧伤地慢慢说:“桂霞,最对不起的就是你了,当兽医时家里还算小康,当了村干部反而顾不了家了,日子倒开始紧巴巴的。不过,不当村书记怎么当人大代表呢?能提案把农业税免了,农 村电费降了,农民好贷款了,粮价提高了,咱一个祖祖辈辈的农民就该知足。

桂霞,你是牺牲最大的人了,你让我给你赔个不是吧!”毛丰美颤颤巍巍爬起来,竟然给丁桂霞跪下了。 丁桂霞眼泪刷地下来了,也给毛丰美跪下了,两个老人就这样跪着。 插入闪回:毛丰美骑着自行车,后座带着丁桂霞。丁桂霞围着鲜红的围巾,两个人脸上都挂着笑容。毛丰美:“桂霞,你就当把我舍了吧,权当我少活了十年,我能让人们都知道大梨树,能给八亿农民出点力,我一个农 民少活几年也没什么。”两个人抱头哭着。一轮明月高高挂在天际。

 

毛丰美的银幕塑造经受住了考验。邹笑春的塑造更难,因为邹笑春的伟大不在于惊天故事,而是更高的做人境界。《黄玫瑰》为辽宁英雄电影三部曲做了一个阶段性的总结,让我对当代人物传记电影创作有了一些心得。《人民日报》发表了评论家李敬泽写给《黄玫瑰》的一篇评论《一盏灯如何点亮》,道出了人物传记电影创作中编导者试图突破的那层屏障。

 

请允许我引用李敬泽先生的评论作为文章的结语:“以明德引领风尚”,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对新时代中国文艺提出的希望。《黄玫瑰》正是一部感人至深地照亮明德的影片。它的根本经验其实是朴素的:在中华民族的基本经典《大学》中,开头一句就是:“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在《大学》的论述中,追求至善的过程便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也正是一个人不懈追求生命的整全、不断向着更广大的世界承担责任的过程,这个过程中,始终举着那盏明德之灯,刚健而坚韧,深情而阔大,就像邹笑春,她走了,但她让更多的人有勇气有力量去拥抱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