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线客服<
家谱网

性别与传记:清代自我委任的女性传记作者(十)

浏览: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03-01 分类:家谱族谱研究
从“被委托”的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我们转而探讨受自我驱使而作的个人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我们设问,一位女性作者的个人情感和批判性见解如何激发出个别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和有计划性的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项目?

“被委托”的写传记代写回忆录,我们转而探讨受自我驱使而作的个人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我们设问,一位女性作者的个人情感和批判性见解如何激发出个别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和有计划性的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项目?从情感层面来说,悼念逝者亦是生者缓解悲痛的一种方式。我们看到母爱、友情与亲缘促使晚明女性沈宜修(1590年-1635年)为她早逝的爱女叶小鸾(1616年-1632年)和表妹张倩倩(1594年-1627年)写下了刻骨铭心的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张倩倩既是她弟弟的妻子、同时也是小鸾的舅母和义母③。我们也能听到赵棻一改上文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作者权威性的语调,转而变为悲痛而深情地悼念其妹赵葇(1805年-1822年)。在“幼卿妹传”一文中,她从回忆小妹孩童时代的早熟并描述了妹妹青少年时代的学术禀赋写起:生有异禀,三岁识四声,五岁读四子书,至十岁而五经毕诵。闺中无师友,…[男性亲长无暇指导她],而妹能以深潜之思,默通群书之义。尤好《春秋》,尝合三传,硏求其同异是非,以折衷于圣人之旨。于《国语》《国策》亦多有评论④。

 

赵棻提示其妹或许想仿效严谨的女学者,例如西汉代父口授《尚书》的伏生之女和承父兄之志完成了《汉书》的班昭(约49年-120年)。与时兴的观点相违的是,她对于那些因具赋诗的才华而流芳于世的女子不屑一顾。赵棻在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中只记下了一个事例,由此体现妹妹对于礼仪的理解:赵葇曾在其父就任京城时被许配给当地的陈氏之子。当她们的父亲过世后,赵氏即将举家南迁,回到原籍上海。陈家担心,赵家离京会给婚礼的举办造成不便,便通过媒人传信,表达了让两人立刻完婚的意愿。当时尙未成年的赵葇断然拒絶,表示在为父守孝期间成婚是对礼仪的严重违逆。但是不久之后,她染疾并在十八岁那年离世。赵棻提到,自己结婚时妹妹才四岁。

 

因为年龄的差距,两人几乎不曾一起生活,并且在长大成人时互相也缺乏了解。赵棻为妹妹年少时所作的那些关于儒家经典和历史的篇章久已散失扼腕叹息。随着两位兄弟的相继辞世,赵棻是兄弟姐妹中唯一在世者。她说自己写作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是因为她不想妹妹被人遗忘、烟消云散。虽然没有说出,这是一个未婚女子在传统社会的悲哀命运。代写回忆录的公司,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多少钱?

 

摘自:性别与传记:清代自我委任的女性传记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