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线客服<
家谱网

东北现代作家传记写作的现状与问题—兼及一种研究的新角(七)

浏览: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03-31 分类:家谱族谱研究

二、“个体的繁荣”与“整体的不平衡”考察东北现代作家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的现状,人们不难发现:“萧红传”数量过多,具有压倒性的优势是其结构上的突出特征。接近占总体五分之四的“萧红传”完全可以用“个体的繁荣”来形容,并可以独立成为一项课题。“个体的繁荣”的“萧红传”在相对于其他东北现代作家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时显示出东北现代作家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整体书写的一种不平衡的状态,然而,当我们全面考察“萧红传”书写的实际情况之后,又会发现:这种“不平衡”同样也在一定程度上适用于“萧红传”本身,因而是双重的。

 

为数众多的“萧红传”(此时当然指由他者所著的萧红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萧红他传”)就其实绩而言,首先是诞生了优秀的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纵观“萧红传”的发展史,骆宾基的数版《萧红小传》、葛浩文的数版汉语版的《萧红评传》;季红真的《萧红传》和晚近出版的《萧红全传》、林贤治的《漂泊者萧红》及其“修订版”、叶君的两版《从异乡到异乡:萧红传》④,都是“萧红传”的典范之作,堪当现代作家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中的用心之作,不仅具有很高的文献史料价值,而且还呈现了作传者对于传主同时也是写作本身的深刻体悟,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其次,是实践了东北现代作家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的所有表现形式,并出现了由叶君所著的、首次借助第一人称“我”之视角,叙述萧红生平及其内心世界的长篇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小说《我本一无所恋》这一特殊的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形式。其三,是使“萧红传”进入了国际化的写作视野。

 

除上文提到的葛浩文的数版《萧红评传》之外,日本学者尾坂德司的《萧红传》(日本东京燎原书店 1983 版)、中村龙夫的《火烧云——萧红小传》(哈尔滨出版社 1993 版)、平石淑子的《萧红传》(崔莉、梁艳萍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17 版),都表明萧红的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书写已受到国外多位学者的青睐。他们期待通过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还原萧红苦难而传奇的一生,进而表达自己对于萧红的独特理解,已使萧红研究和“萧红传”书写成为一个“世界的现象”。

自:东北现代作家传记写作的现状与问题—兼及一种研究的新角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