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线客服<
家谱网

论元代全真教传记的文体功能(二)

浏览: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04-17 分类:传记回忆录研究
就书写对象来说,有个传、类传、总传之分;就书写文体来说,有谱录体、列传体、碑传体、游记体、笔记体之分;就表现形式来说,有文字、壁画、版画之分。这些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已经引起学术界的关注,但是可讨论的空间仍很大[1]

就书写对象来说,有个传、类传、总传之分;就书写文体来说,有谱录体、列传体、碑传体、游记体、笔记体之分;就表现形式来说,有文字、壁画、版画之分。这些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已经引起学术界的关注,但是可讨论的空间仍很大[1]。本文拟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全方位地爬梳全真教诗词别集、碑铭、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等史料,力图回到全真教宗教实践的具体情境中来观照全真教的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书写,集中探讨全真教通过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书写确立传承谱系、建构宗教典范的意图,以便从文体学的角度体认中国宗教文学的本质特征。由于全真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是根据全真高道诗文集、全真高道的碑铭加以整合而成,大部分全真高道的碑铭又是由士大夫根据道士提供的行状撰写而成,因此本文分析全真教神话建构与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书写时拟将诗文集和碑刻纳入分析范畴,以呈现全真教宗教认同的动态进程。

 

全真教传承谱系之建构全真教的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书写渊源于王重阳的教派神话建构,而全真第二代、第三代的仪式践履则进一步确立了全真教的传承谱系,并通过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书写以及为仪式践履服务的宫观形制、宫观造像加以呈现。因此,全真教的仪式践履和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书写是全真教宗教实践的一对孪生兄弟,共同建构了全真教的宗教认同。这种宗教认同最初出现于全真教师徒的诗文集,后凸显于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宫观形制和宫观造像,而集

仪式和神话于一体的宫观画传是这种认同的完美体现。

 

摘自:论元代全真教传记的文体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