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线客服<
家谱网

论元代全真教传记的文体功能(十五)

浏览: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04-29 分类:传记回忆录研究
这类试炼描写在全真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中比比皆是。如任守一“诣刘蒋祖庵丹阳宗师门下,求受道业,丹阳斥逐。至于数日,其心益坚。乃纳之,俾就环堵供事饮膳,三载之间,服劳益谨,未尝须臾少懈。丹阳怜之,指授真诀,教以忍辱降心,调炼神气。”

这类试炼描写在全真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中比比皆是。如任守一“诣刘蒋祖庵丹阳宗师门下,求受道业,丹阳斥逐。至于数日,其心益坚。乃纳之,俾就环堵供事饮膳,三载之间,服劳益谨,未尝须臾少懈。丹阳怜之,指授真诀,教以忍辱降心,调炼神气。”[34]这些材料显示,尽管全真宗师与弟子之间的遇合常常被视为契遇,但是全真宗师会想尽办法考验其修道诚心、磨炼其修道意志。只有通过了这些考验,全真宗师才会加以印可,授予其法号、道法和秘诀。

 

全真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显示,全真教徒获得师父印可之后便开始了独具特色的苦行修炼。如王重阳的七大弟子即以各自的方式开展苦行活动。马丹阳斗贫,于祖庭坐环苦修,“服纸麻之服,食粝粮之食。隆冬祁寒,露体跣足,恬然不之顾,惟一志于道。且手不接人一钱,积有年矣。”[35]刘长生斗志,“独遁迹于洛京,炼性于尘埃混合之中,养素于市廛杂沓之丛,管弦不足以滑其和,花柳不足以挠其精,心灰为之益寒,形木为之不春,人馈则食,不馈则殊无愠容,人问则对之以手,不问则终日纯纯。定力圆满,天光发明。”[36]丘处机斗闲,“乃入磻溪穴居,日乞一食,行则一蓑,虽箪瓢不置也,人谓之‘蓑衣先生’,昼夜不寐者六年。既而隐陇州龙门山七年,如在磻溪时,其志道如此。”[37]全真后学完全继承了全真七子的苦行精神,一大批高道因此脱颖而出,成为全真道的中坚力量。如,于道显拜刘处玄为师,“年未二十,便能以苦自力,丐食齐鲁间,虽腐败委弃,蝇蚋之余,不少厌。不置庐舍为定居计,城市道途,昏暮即止,风雨寒暑不恤也。

 

吾全真家禁睡眠,谓之炼阴魔,向上诸人,有胁不沾席数十年者。吾离峰子行丐至许昌,寄岳祠,通夕疾走,环城数周,日以为常,其坚忍类如此。”[38]经过这种苦行锻造的全真宗师,其内心力量无比强大,能够以独特的人格魅力弘扬道业,战胜各种困境。哪怕是面临死亡,他们也能从容面对。如,李守宁躲避蒙古人的追杀,与一老和尚止于水泊中,老和尚悚栗不能自持,李守宁止之曰:“我辈平日所行,正为此耳。死生常事,夫何畏焉?”[39]王志谨在民间苦修,“寻值兵饥,盗贼蜂起,民皆潜匿,师遭执缚,将杀而烹之,神色不变,言辞慷慨,略无惧容,群盗知其异人而释之。”

摘自:论元代全真教传记的文体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