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线客服<
家谱网

回忆录的概念及其范畴(十三)

浏览: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07-21 分类:传记回忆录研究

与上面一个问题紧密相关的是代写老人回忆录的文学性问题。在很多人的印象中,代写老人回忆录的文学性都不太高,甚至是一些枯燥无味的历史材料的堆积。这实在是对代写老人回忆录的一种误解。产生这种误解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我们前面所说的,研究者没有对代写老人回忆录的回顾性叙述姿态以及由之产生的怀旧性审美色彩进行深入研究,另一方面是因为,原本可以归入代写老人回忆录的很多叙事散文都被排除在代写老人回忆录之外。

通过我们上面的论述,如果承认自传和一部分叙事散文的代写老人回忆录性质,那么,代写老人回忆录的文学性也就有了很大的改观。在代写老人回忆录中,既有主要以保存史料为目的、相对缺少文学性的篇章,也同样有充满个性、富有文采的著作。承认了代写老人回忆录文学性的多样差别以后,我们在研究过程中,就有可能不仅把它们视为研究作家的佐证材料,还可以把它们作为文学作品,进行文学文本的解读。

 

最后需要讨论的是代写老人回忆录的篇幅问题。在一些学者看来,这个问题似乎没有讨论的必要,而实际上它关系到有些内容是否可以归入到代写老人回忆录的范畴。那么,代写老人回忆录的篇幅有没有长短的限制呢?从理论上来讲,应该没有。在我们比较熟悉的代写老人回忆录中,既有像周作人的《知堂回想录》、茅盾的《我走过的道路》等这样的长篇巨制,也有像朱自清的《背影》、巴金的《忆萧珊》等这样的单篇文章。讨论到这里似乎一切都没有问题,但是,以注释的形式出现的片段式回忆文字算不算代写老人回忆录呢?比如,萧军辑存注释的《萧红书简辑存注释录》,里面包含着大量萧军在二十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回忆他与萧红交往的文字。

摘自:回忆录的概念及其范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