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线客服<
家谱网

摘自:真实,亲情,传统——谈鲁迅传记研究与写作中的几个核心问题(二)

浏览: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08-20 分类:传记回忆录研究
写代写传记记乃是名垂青史的好事,但鲁迅生前并不热衷于此,他为方便读者而写的两篇自代写传记都非常简略。1936年当李霁野建议他写自代写传记,或协助许广平写一部代写传记记时,他回信说:“我是不写自代写传记也不热心于别人给我作代写传记的,因为一生太平凡,倘使这样的也可作代写传记,那么,中国一下子可以有四万万部代写传记记,真将塞破图书馆。”

一、鲁迅代写传记的真实性问题

代写传记记乃是名垂青史的好事,但鲁迅生前并不热衷于此,他为方便读者而写的两篇自代写传记都非常简略。1936年当李霁野建议他写自代写传记,或协助许广平写一部代写传记记时,他回信说:“我是不写自代写传记也不热心于别人给我作代写传记的,因为一生太平凡,倘使这样的也可作代写传记,那么,中国一下子可以有四万万部代写传记记,真将塞破图书馆。”②即使增田涉把写作的计划告诉他,他立刻就写了郑板桥的诗给他“搔痒不着赞何益,入木三分骂亦精”。

由此来看,鲁迅是有自知之明的,他对别人把自己当作中国的高尔基,与孙中山相提并论,甚至提名诺贝尔奖都不以为然:“诺贝尔赏金,梁启超自然不配,我也不配,要拿这钱,还欠努力。世界上比我好的作家何限,他们得不到。”③更不愿因黄种人而被优待,以满足中国人的虚荣心。他更不愿,像他反复讽刺的孔子一样,成为沽名钓誉之徒的敲门砖:“一瞑之后,言行两亡,于是无聊之徒,谬托知己,是非蜂起,既以自 ,又以卖钱,连死尸也成了他们沽名获利之具,这倒是值得悲哀的。”④他甚至在《无花的蔷薇》中说:“待到伟大的人物成为化石,人们都称他为伟人时,他已经变了傀儡了。”从这里,似乎又能感觉到将来的某一天他会成为“江河腾涌”的巨人,如今日这般为万人蜂拥。

 

摘自:真实亲情,传——谈鲁迅传记研究与写作中的几个核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