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线客服<
家谱网

深夜读某人回忆录(6)

浏览: 作者: 来源: 时间:2022-05-03 分类:传记回忆录研究
头天晚上临睡前,外面的风雨曾使他感到无比惊愕,人世间仿佛有巨大的灭顶之灾将要呈现,疯狂的前奏却又似乎在明确昭告这不是某一具肉身所能够阻挡或者缓解的。这事他当然再明白不过,自然之力从来就势不可挡,事实上即使是人力,也常常令其同类难以招架、无法承受。

头天晚上临睡前,外面的风雨曾使他感到无比惊愕,人世间仿佛有巨大的灭顶之灾将要呈现,疯狂的前奏却又似乎在明确昭告这不是某一具肉身所能够阻挡或者缓解的。这事他当然再明白不过,自然之力从来就势不可挡,事实上即使是人力,也常常令其同类难以招架、无法承受。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所以他才翻出一本旧书,书中繁华而富丽的场景使他渐渐地忘记了外面的风雨,甚至忘记了近来的情形以及栖身之处。奇花异草般的翠鸟在书中的楼台亭院里反复飞翔,彩裙在秋千下不知疲倦地飘舞……眼前的情形使他暂时忘记了墙外传来的流弹、辚辚轧轧的车轮声以及某些怪声,也使他终于不再回想那些举止失常的树木。说来可笑,树枝发疯般的摇头曾令他惊心而忧虑重重,虽然战事与灾害更加重大、更使人沉重。他其实也常提醒并告诫自己,花花草草要不得,小情小调的温情主义要不得,在大局与宏观的问题面前尤其要不得。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 

不久之后,忽然到来的睡意促使他又一次合上了书本,尽管她们的说话声还在耳边,也依然清脆,甚至就像在门外的石阶前。躺在黑暗中,眼前却出现一条江,江边人喊马嘶。他听见隔壁的晚清老儒正在用西南官话高声吟诵: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老儒系内江人,不知何故流落至此,每天都盼望着能够回到家乡。

摘自:深夜读某人回忆录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