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线客服<
墨竹文化工作室
联系方式: 13661976544
官方微博: 暂无
地址: 上海市泗泾镇横港路155弄金港花园

奋斗史|循着光的方向

河南省邓县李某钊先生的一生奋斗史

作品展示

人物介绍:

钊,1937年2月生于河南省邓县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自幼聪敏、好学从初中开始,就到离家一百华里以外的学校求学,艰苦的学习生涯磨砺了他坚强的意志。高中即加入中国共产党,时年刚十八周岁。1958年,因品学兼优被保送到西北工业大学飞机设计专业学习。毕业后分配至军工企业,长期在航天部所属单位从事科研和技术领导工作,先后担任工程组长、研究室主任、总体设计部副主任、科技委副主任、研究院科研生产部部长、国家重点型号研制副总设计师、副总指挥、总质量师、某型号批生产阶段总指挥兼总设计师。

被评为研究员、硕士研究生导师、全国电工电子产品可靠性、维修性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北京宇航协会理事、国家注册QMS高级审核员,曾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获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证书”,从1992年10月起开始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传记节选片段:

……

日本侵略邓县的那一年,父亲只有16岁,正在家里务农。

   那是1942年的冬天,爷爷和父亲正在地里干活。突然听说日本人已经打到河南来了,接着又有其他听说日本人马上要打到邓县村子里立马就炸开了锅,大家都争先恐后跑进了山里躲避日本人,爷爷奶奶也带着全家跑进了大山。

 

第二天,爷爷听探报的村民说日本人走了,才敢带全家人跟着大伙儿回村,回家的路上,他们听到了一个悲惨的消息村里有两位没有来得逃走的年长妇女,被日寇轮奸后用刺刀刺死在床上。在回家的路上,我父亲看到有些人家的院子里一片狼藉,有被杀的流出一地肠子的猪仔,和被刀剁下来的鸡头、鸡爪。很多村民家养的牲畜都遭到了屠洗这些家禽身上都有明显的刀疤,很有可能是被日本人用刺刀刺死的。日本人由于找不到挑夫带不走随地乱扔

 

   据父亲后来回忆说,邓县有多位妇女被奸杀。那时村民们都人心惶惶,都忙着备干粮、衣服随时准备逃进山里。当时我爷爷也准备好了干粮,一听说日本人要来,就马上带着全家人逃到山里躲进山洞里。后来父亲听村里大人们说,邓县的国民党自卫队与日寇打了起来,但没打多久,看到日寇人多枪厉害,自卫队的人放了几枪,就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再后来,日本鬼子又多次到村里扫荡,期间不断有日本人杀害邓县百姓的消息传来,有多位妇女被奸杀啦;多少人家的粮食被抢走了,等等;接踵而来的坏消息使父亲每天都心惊胆颤,笼罩恐怖的阴影当中但每次谈起日本鬼子,父亲都是恨得咬牙切齿的,心里别提有多么痛恨日本人父亲那时只是个手无寸铁的孩子,顶多也只能在心里诅咒一下接下来的日子依旧是随着爷爷奶奶到处逃东躲西藏。在那种残酷的环境下,父亲一家人能侥幸活下来算是一种幸运了。

 

父亲说日本人在中国干的坏事太多了,就是三天三夜都讲不完那些恐惧血腥的记忆使父亲在多年后仍然不愿意过多的触及

 

父亲特别憎恨国民党,只要一提起国民党,脸上就满是厌恶之色,这大概和国民党统治时期带给的饥饿被强行抓壮丁有关父亲说国民党是世界上最无能的军队,打仗不行,可欺负起百姓来却非常在行对于他的这个说法,我是非常赞同的书上说国民党对日本侵略者采取不抵抗政策,而是不遗余力的排斥共产党,压榨贫苦大众,我相信像父亲这样的中国所有百姓都是不喜欢的

 

“日本打进来邓县时,国民党军队很无能。当时国民党军队驻扎在邓县大概有数千人,一次听说日本鬼子来了,吓得一枪没放就跑了。事后听说只有区区上百人的日军,就把国民党军队吓得到处逃窜。这是父亲跟我讲过的次数最多的故事。我相信这消息当时对邓县人来说是不幸的,对整个中国来说也是不幸的。我后来在有关文献上看到的纪实是:在日本鬼子一次次扫荡中,邓县的大批古老建设被烧毁了。鬼子把邓县的廿四坪、老四宅等祠堂烧了个精光,包括现在的文化礼堂原建筑也被放火烧过,这些都是有名的历史古迹,可惜我们现在都看不到了。

 

   日本鬼子侵略中国的八年,父亲一家受尽了磨难。他们不但要饱受日本侵华战争之苦,还要尝尽国民党强行抓壮丁带来的骨肉分离之苦。从1937年到1943年,日本侵入中国已六年,中国的百姓不仅要忍受日本人的蹂躏,还要受到国民党反动派的残害,受到地主的欺凌,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中谁能拯救中国百姓跳出苦海呢?百姓们很是迷茫,只盼望着能早日把日本人赶出中国,过上安稳的日子。父亲那时不懂得什么叫剥削压迫,不懂得自己为什么挨饿受穷,只知道自己命不好,生在穷苦人家忍饥挨饿是命,穷命是与生俱来的。父亲从小性格很温顺听话,从来没有抱怨过贫困的生活。

 

   然而即便是这样贫困的生活,国民党也不能叫他们安生。自从日本打进中国后,国民党的军队就开始到处抓壮丁,也不知道前后总共抓了多少壮丁去充军父亲记得1943年,灾难开始降落到家里。



人物介绍:

钊,1937年2月生于河南省邓县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自幼聪敏、好学从初中开始,就到离家一百华里以外的学校求学,艰苦的学习生涯磨砺了他坚强的意志。高中即加入中国共产党,时年刚十八周岁。1958年,因品学兼优被保送到西北工业大学飞机设计专业学习。毕业后分配至军工企业,长期在航天部所属单位从事科研和技术领导工作,先后担任工程组长、研究室主任、总体设计部副主任、科技委副主任、研究院科研生产部部长、国家重点型号研制副总设计师、副总指挥、总质量师、某型号批生产阶段总指挥兼总设计师。

被评为研究员、硕士研究生导师、全国电工电子产品可靠性、维修性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北京宇航协会理事、国家注册QMS高级审核员,曾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获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证书”,从1992年10月起开始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传记节选片段:

……

日本侵略邓县的那一年,父亲只有16岁,正在家里务农。

   那是1942年的冬天,爷爷和父亲正在地里干活。突然听说日本人已经打到河南来了,接着又有其他听说日本人马上要打到邓县村子里立马就炸开了锅,大家都争先恐后跑进了山里躲避日本人,爷爷奶奶也带着全家跑进了大山。

 

第二天,爷爷听探报的村民说日本人走了,才敢带全家人跟着大伙儿回村,回家的路上,他们听到了一个悲惨的消息村里有两位没有来得逃走的年长妇女,被日寇轮奸后用刺刀刺死在床上。在回家的路上,我父亲看到有些人家的院子里一片狼藉,有被杀的流出一地肠子的猪仔,和被刀剁下来的鸡头、鸡爪。很多村民家养的牲畜都遭到了屠洗这些家禽身上都有明显的刀疤,很有可能是被日本人用刺刀刺死的。日本人由于找不到挑夫带不走随地乱扔

 

   据父亲后来回忆说,邓县有多位妇女被奸杀。那时村民们都人心惶惶,都忙着备干粮、衣服随时准备逃进山里。当时我爷爷也准备好了干粮,一听说日本人要来,就马上带着全家人逃到山里躲进山洞里。后来父亲听村里大人们说,邓县的国民党自卫队与日寇打了起来,但没打多久,看到日寇人多枪厉害,自卫队的人放了几枪,就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再后来,日本鬼子又多次到村里扫荡,期间不断有日本人杀害邓县百姓的消息传来,有多位妇女被奸杀啦;多少人家的粮食被抢走了,等等;接踵而来的坏消息使父亲每天都心惊胆颤,笼罩恐怖的阴影当中但每次谈起日本鬼子,父亲都是恨得咬牙切齿的,心里别提有多么痛恨日本人父亲那时只是个手无寸铁的孩子,顶多也只能在心里诅咒一下接下来的日子依旧是随着爷爷奶奶到处逃东躲西藏。在那种残酷的环境下,父亲一家人能侥幸活下来算是一种幸运了。

 

父亲说日本人在中国干的坏事太多了,就是三天三夜都讲不完那些恐惧血腥的记忆使父亲在多年后仍然不愿意过多的触及

 

父亲特别憎恨国民党,只要一提起国民党,脸上就满是厌恶之色,这大概和国民党统治时期带给的饥饿被强行抓壮丁有关父亲说国民党是世界上最无能的军队,打仗不行,可欺负起百姓来却非常在行对于他的这个说法,我是非常赞同的书上说国民党对日本侵略者采取不抵抗政策,而是不遗余力的排斥共产党,压榨贫苦大众,我相信像父亲这样的中国所有百姓都是不喜欢的

 

“日本打进来邓县时,国民党军队很无能。当时国民党军队驻扎在邓县大概有数千人,一次听说日本鬼子来了,吓得一枪没放就跑了。事后听说只有区区上百人的日军,就把国民党军队吓得到处逃窜。这是父亲跟我讲过的次数最多的故事。我相信这消息当时对邓县人来说是不幸的,对整个中国来说也是不幸的。我后来在有关文献上看到的纪实是:在日本鬼子一次次扫荡中,邓县的大批古老建设被烧毁了。鬼子把邓县的廿四坪、老四宅等祠堂烧了个精光,包括现在的文化礼堂原建筑也被放火烧过,这些都是有名的历史古迹,可惜我们现在都看不到了。

 

   日本鬼子侵略中国的八年,父亲一家受尽了磨难。他们不但要饱受日本侵华战争之苦,还要尝尽国民党强行抓壮丁带来的骨肉分离之苦。从1937年到1943年,日本侵入中国已六年,中国的百姓不仅要忍受日本人的蹂躏,还要受到国民党反动派的残害,受到地主的欺凌,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中谁能拯救中国百姓跳出苦海呢?百姓们很是迷茫,只盼望着能早日把日本人赶出中国,过上安稳的日子。父亲那时不懂得什么叫剥削压迫,不懂得自己为什么挨饿受穷,只知道自己命不好,生在穷苦人家忍饥挨饿是命,穷命是与生俱来的。父亲从小性格很温顺听话,从来没有抱怨过贫困的生活。

 

   然而即便是这样贫困的生活,国民党也不能叫他们安生。自从日本打进中国后,国民党的军队就开始到处抓壮丁,也不知道前后总共抓了多少壮丁去充军父亲记得1943年,灾难开始降落到家里。



内容节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