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线客服<
墨竹文化工作室
联系方式: 13661976544
官方微博: 暂无
地址: 上海市泗泾镇横港路155弄金港花园

人物传记|信仰

追忆父亲艰苦生活的一生,以及对人生价值孜孜不倦的追寻……

作品展示


父亲的童年是在包岙村度过的。包岙村隶属浙江省永嘉县枫林镇,这里风光秀丽,景色怡人。永嘉的寓意“水长而美丽”永嘉之所以获得这样的美誉,是因其境内的美丽的楠溪江沿江两岸的奇石秀峰。可谓是青山绿水,景色宜人。

 

楠溪江像一条绵长润白的丝绸自,从永嘉出发,一路弯延向南,最终汇入瓯江。楠溪江以水秀、岩奇、瀑多、古村、滩林美而闻名,且拥有“天下第一江”的美称。这条美丽大河刚好从我的家乡包岙村前缓缓流过,给小山村平添了几分灵秀之气

 

   然而景美如画的包岙,在解放前可不是这样子的。我小时候,常常听父亲讲他童年往事,以及参军后在战场上打仗的故事。父亲说那时候的包岙村贫穷落后,地少人多,土地被几户大地主把持着地主虽然拥有土地,自己不种地他们要么土地直接租出去,要么雇佣村里的赤贫户来种地。赤贫户是那种上无片瓦,下无立脚之地的村民。他们一年四季只能靠给地主打长工过活,一年到头辛勤地为地主种地,种出来的粮食全部归地主所有,忙死忙活的,得到的只是地主为他们提供的三餐。虽然叫三餐,其实也粗茶淡饭能吃个半饱,勉强维持生命,但只要饿不死继续给地主种地。长工是农村里生活最悲惨的人,他们常年给地主出卖劳力,自己什么也得不到,生老病死一切听天由命。

 

   我们陈氏家族不知从什么时代居住包岙村村里的村民几乎都姓陈,这也很可能我的祖先们以前是集体搬到这里安家落户,而后世世代代集居于此。我听说村里以前有些外姓人搬来居住,都被族人赶走了。其实我觉得,姓什么并非重要,重要的是处于什么样的社会地位。我们虽然姓陈,但姓并不见得比其他姓氏有用爷爷照样不是贫穷连老婆孩子养不起,一直靠租种地主的地勉强维持生计

 

   我爷爷是佃户,每年种出来的粮食大部分都要当做地租交给地主。交租时,爷爷还要将粮食亲自送到地主指定的库房存放,由地主派人验收,粮食合格才能过称入库。交完租后剩下的粮食不多,要想让一家人活命,得往粮食里掺上些野菜,一家人就是这样艰难的糊口度日。

 

   爷爷一家住的是一个二层楼的木屋里。这二层木楼,是爷爷祖上留给后人的唯一财产。木楼里住的都是陈氏后人,和爷爷是亲戚关系。属于我爷爷一家的屋子只有两间,大概有四十几平方米的样子

 

   爷爷共有六个孩子,三个儿子、三个女儿。父亲在兄妺中排行老三也就是上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下有两个妺妺一个弟弟。作为佃户爷爷要想养活这么一大家子,艰难程度可想而知。我奶奶是小脚,就是人们常说的“三寸金莲”,连走路都走不稳当,就别说帮着爷爷下地干活了。奶奶只能摸索着做一些家务事,所以地里的活儿全靠爷爷一人打理。

 

   父亲曾经跟我说,他小时候常常挨饿。那种吃不饱饭的日子特别难熬,总觉得一天天过得很慢,肚子每天都是空荡荡的,有时饿得实在受不了,就跑到山上找一些野果来充饥。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父亲在六七岁时就很懂事,知道帮助爷爷下地干活,砍柴、喂猪什么都干。大伯比父亲大6岁,和爷爷下地种庄稼。没有办法,这样一个大,不早出晚归辛勤劳拿什么来养活?

 

   父亲小时候很聪明,特别想上学。有钱人家的孩子到了年龄就能上学,可是父亲家里非常穷,到了上学年龄,连吃饭都成问题,哪里供得起他上学呢?为此,爷爷经常唉声叹气!爷爷在对孩子的教育上并不糊涂,他心里明白孩子们如果得不到良好的教育,以后就不能摆脱贫穷,也会像自己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地过一辈子穷日子,爷爷何尝不想让父亲学文化!只是穷得实在供不起。村里的大户人家哪一个不是非常重视下一代教育。江南永嘉是个出人才的地方,历史上出许多名留青史的大才子,比如山水诗人谢灵运,书圣王羲之;说不定自己的孩子以后也有出息哩




父亲的童年是在包岙村度过的。包岙村隶属浙江省永嘉县枫林镇,这里风光秀丽,景色怡人。永嘉的寓意“水长而美丽”永嘉之所以获得这样的美誉,是因其境内的美丽的楠溪江沿江两岸的奇石秀峰。可谓是青山绿水,景色宜人。

 

楠溪江像一条绵长润白的丝绸自,从永嘉出发,一路弯延向南,最终汇入瓯江。楠溪江以水秀、岩奇、瀑多、古村、滩林美而闻名,且拥有“天下第一江”的美称。这条美丽大河刚好从我的家乡包岙村前缓缓流过,给小山村平添了几分灵秀之气

 

   然而景美如画的包岙,在解放前可不是这样子的。我小时候,常常听父亲讲他童年往事,以及参军后在战场上打仗的故事。父亲说那时候的包岙村贫穷落后,地少人多,土地被几户大地主把持着地主虽然拥有土地,自己不种地他们要么土地直接租出去,要么雇佣村里的赤贫户来种地。赤贫户是那种上无片瓦,下无立脚之地的村民。他们一年四季只能靠给地主打长工过活,一年到头辛勤地为地主种地,种出来的粮食全部归地主所有,忙死忙活的,得到的只是地主为他们提供的三餐。虽然叫三餐,其实也粗茶淡饭能吃个半饱,勉强维持生命,但只要饿不死继续给地主种地。长工是农村里生活最悲惨的人,他们常年给地主出卖劳力,自己什么也得不到,生老病死一切听天由命。

 

   我们陈氏家族不知从什么时代居住包岙村村里的村民几乎都姓陈,这也很可能我的祖先们以前是集体搬到这里安家落户,而后世世代代集居于此。我听说村里以前有些外姓人搬来居住,都被族人赶走了。其实我觉得,姓什么并非重要,重要的是处于什么样的社会地位。我们虽然姓陈,但姓并不见得比其他姓氏有用爷爷照样不是贫穷连老婆孩子养不起,一直靠租种地主的地勉强维持生计

 

   我爷爷是佃户,每年种出来的粮食大部分都要当做地租交给地主。交租时,爷爷还要将粮食亲自送到地主指定的库房存放,由地主派人验收,粮食合格才能过称入库。交完租后剩下的粮食不多,要想让一家人活命,得往粮食里掺上些野菜,一家人就是这样艰难的糊口度日。

 

   爷爷一家住的是一个二层楼的木屋里。这二层木楼,是爷爷祖上留给后人的唯一财产。木楼里住的都是陈氏后人,和爷爷是亲戚关系。属于我爷爷一家的屋子只有两间,大概有四十几平方米的样子

 

   爷爷共有六个孩子,三个儿子、三个女儿。父亲在兄妺中排行老三也就是上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下有两个妺妺一个弟弟。作为佃户爷爷要想养活这么一大家子,艰难程度可想而知。我奶奶是小脚,就是人们常说的“三寸金莲”,连走路都走不稳当,就别说帮着爷爷下地干活了。奶奶只能摸索着做一些家务事,所以地里的活儿全靠爷爷一人打理。

 

   父亲曾经跟我说,他小时候常常挨饿。那种吃不饱饭的日子特别难熬,总觉得一天天过得很慢,肚子每天都是空荡荡的,有时饿得实在受不了,就跑到山上找一些野果来充饥。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父亲在六七岁时就很懂事,知道帮助爷爷下地干活,砍柴、喂猪什么都干。大伯比父亲大6岁,和爷爷下地种庄稼。没有办法,这样一个大,不早出晚归辛勤劳拿什么来养活?

 

   父亲小时候很聪明,特别想上学。有钱人家的孩子到了年龄就能上学,可是父亲家里非常穷,到了上学年龄,连吃饭都成问题,哪里供得起他上学呢?为此,爷爷经常唉声叹气!爷爷在对孩子的教育上并不糊涂,他心里明白孩子们如果得不到良好的教育,以后就不能摆脱贫穷,也会像自己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地过一辈子穷日子,爷爷何尝不想让父亲学文化!只是穷得实在供不起。村里的大户人家哪一个不是非常重视下一代教育。江南永嘉是个出人才的地方,历史上出许多名留青史的大才子,比如山水诗人谢灵运,书圣王羲之;说不定自己的孩子以后也有出息哩



内容节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