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线客服<
代写传记新闻

“谁来教育老师”现代师门回忆录中的“师道”传统(2)

浏览: 作者: 来源: 时间:2022-09-29 分类:传记回忆录研究
教师之重要人所公认,而从学生亲历的角度看尤其如此。加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不久就致信小学老师热尔曼,称“没有您伸给当时的我——那个贫穷小男孩的温存的手”及教诲,一切都不会发生(640)。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

教师之重要人所公认,而从学生亲历的角度看尤其如此。加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不久就致信小学老师热尔曼,称“没有您伸给当时的我——那个贫穷小男孩的温存的手”及教诲,一切都不会发生(640)。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相反茨威格在《昨日的世界》中则对高中生活耿耿于怀,彼时的老师无意了解学生,权威之墙阻碍师生自然交流,当作为名人被母校邀请校庆致辞时,他婉拒了:"因为我对那所学校没有什么可感激的,所以,任何一句感谢之类的话也无非是谎言而已。”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35)因此不难理解刘小枫在谈及姜亮夫、蒙文通、俞振基、伯纳德特等“幸运学生”时笔带艳羡:“喜欢念书的人无不企铝从学时师从好老师,但天命并不安排每个时代都出现好老师……没介福分亲炎F?好老师,从有福分的学生那里听到一些关于他们经受好老师教诲的经历,也算求之不得的美事。”(伯格1)而无论有福分的学生对“好老师”教诲的追怀,还是不那么幸运的学生对“不甚好老师”教育的酸涩回忆,无疑都属于传记中的“师门回忆录”传统,自有其教谕意义。代写传记,代写回忆录?不过虽古今中外无不强调尊师崇道,由于中西之于“师道”伦理理解的差异,如“天地君亲师”之伦常次序与更具张力的“吾爱吾师,更爱真理”,或“重情”与“崇智”之别,兼之传记这一文类独特的民族文化根性,“师门回忆录”就呈现出更细微的中西差异。在这看似差异的表象背后,又暗含了更普遍但也更隐蔽的论题:谁来教育老师,特别是柏拉图曾致力批驳的那类贩卖知识的古今“智术师”,以及所有教师身上都难避免的“智术师式倾向”?从“师门回忆录”具有的“反向教育”功能出发,探掘生命人格教育勾连起来的复杂多元力量,引导其在师生“角力”中合力共进,或许更能接近此“灵魂化育”大业。


回忆录传记研究相关文章
家谱族谱研究相关文章